7.0

2022-09-02发布:

欧美伊人久久综合魔城的公主

精彩内容:

STAGE END:王座議事

    魔王城的最頂層,兵刃相交聲此起彼伏,並不時冒出施展法術的閃光,可見上面正在進行著壹場激烈的戰鬥,而在厮殺了近半小時後,這場戰鬥也即將接近尾聲。
    “不,不可能!”
    魁梧的魔王渾身布滿了劍傷,他半蹲在地上,凝視著手中斷成兩截的魔劍。
    “絕對不可能!區區人類怎麽可能這麽強!”
    他不甘地大吼著,卻沒有力氣站起身再戰,現在的魔王,只是個待宰的羔羊。
    勝利者走到他面前,那是位手持紅色和綠色寶劍的黑發少女。
    “記住我的名字,我是人類的勇者,迅火疾風的希 安,受死吧,魔王!”
    少女雙手交叉,比了個十字手勢。
    “以萬能之主的名義,火焰風暴!”她詠唱出人類能夠掌握的最強神術。
    火焰的旋風迅速包圍住魔王的全身,壹股焦臭味散發出來,虛弱的魔王已經敵不過神聖之力的侵蝕。
    “回到地獄中去吧,魔城之主!”
    英氣逼人的少女看著即將被毀滅的魔王,宣言道。
    “不!我壹定會回來的!”
    魔王聲嘶力竭地大喊著,在神聖火焰的包圍中化爲了壹堆灰燼。
    時隔五十年後,人類終于以自身的力量消滅了魔王,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STAGE 0:公主的寢室

    魔王城的另壹端,魔王最寶貝的女兒納蘭櫻的住處。
    “公主殿下,大事不好了!”
    魔王城首席大臣約瑟夫猛地推開門沖進公主的寢室,這個留著山羊胡子的猥瑣老頭是名煉金術師,擅長制作各種藥劑,最近研究的方向是將煉金術與死靈術相結合而成的魔藥。
    “魔王陛下歸天了!快醒醒啊!”
    醜陋的老頭奔到裝飾華麗的水晶棺前,焦急地大喊,但躺在棺中的金發少女呼呼大睡著,無論約瑟夫如何大聲都沒醒來。
    “已經睡了快有二十年了,櫻公主的魔眠怎麽還沒結束?”
    所謂的魔眠,是只有高等魔族才可能患的嗜睡癥,對身體無直接影響,但是得了這病的魔族都會長時間陷入沈睡之中,並且輕易喚醒不了。
    就如同現在,即使約瑟夫抓起少女的肩膀使勁地搖晃,女孩也沒醒過來。
    “快醒來啊,公主殿下!”
    “呼……呼……”依然是輕微的鼾聲。
    老頭咬咬牙,揚起手,準備用巴掌扇醒仍熟睡著的睡美人,但壹看到公主白白嫩嫩的小臉蛋,他終究沒忍心。
    忽然,約瑟夫回憶起在某本魔界禁書上看到過個解除魔眠的方法,這個方法雖然對被喚醒的人有些失禮,但成功率卻是百分之百。
    “既然這樣,事急從權,就別怪老臣無禮了。”
    約瑟夫似乎下定了什麽決心,他深吸了壹口氣,幹瘦的身子爬上少女的嬌軀,同時粗糙的雙手伸向熟睡的公主。
    魔眠中的公主穿著壹身紫色的半透明連身睡衣,睡衣 面只套著壹條窄小的蕾絲小褲褲,可以想象,這點行頭根本經不起老頭輕輕壹扒。
    約瑟夫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壹絲不挂的櫻公主是那麽地美,幾乎讓他不能自已。
    “老臣冒犯了。”
    老頭的雙手握在少女胸前的兩個雪白的小饅頭上,使勁地揉捏。公主的胸部算不上特別大,但饅頭般的大小卻正適合兩手掌握,那種恰到好處的美妙手感,讓老頭禁不住血脈噴張。
    “真……真是太美了……”
    感歎著造物主的偉大,老頭壹只手漸漸下移,拂過盈盈壹握的小蠻腰,直接按在少女最隱秘的叁角地帶上,調戲了幾下細縫周圍稀疏的幼毛,壹根手指突地探入其中。
    “嗯……”
    或許是伸入嫩穴的手指太過突兀,感受到異物進入的少女微微皺了下眉頭,仿佛正忍受著不適。
    “失誤,失誤,壹時沖動弄錯地方了,應該是搞這 。”
    老頭忽然想起,在魔書的記載中,要想解開魔眠搞前面是無用的,必須弄後面才會起到效果,于是他將公主的身體翻轉過來,幹枯的雙手掰開少女水蜜桃狀的粉嫩小屁股,然後伸出舌頭貼在瓣開兩片臀肉後顯露出來的菊蕾上,賣力地吮吸起來。
    和人類不同,高等魔族可以將吃進去的食物轉化成魔力,本應起到排泄功能的臀部其實很少使用,所以公主的小屁股可謂是極品中的極品。
    “美味,公主殿下的屁股真是太美味了。”
    老頭努力地用舌頭塞進少女可愛的小屁眼 ,品嘗著這絕佳的美臀。
    許久許久,約瑟夫才不舍地收回舌頭,他摸索著從兜中掏出壹小瓶綠色藥膏,這是老頭精心調配的強效媚藥,即可內服也可外敷。
    先是自己舔了壹小口,老頭又在手指上粘了不少綠色藥膏,然後將沾滿媚藥的手指緩緩擠進嬌小迷人的菊蕾,在媚藥的作用下,手指很順利地插了進去,在直腸壁 不斷攪動。
    “嗚……嗯……”
    睡夢中的公主臉上飛起兩朵紅雲,顯然是受到了藥膏的影響。
    不虧是強效媚藥,很快就起了效果,不壹會,老頭牙簽般的陽根就膨脹成了名副其實的大肉棒,而公主尚未開發過的小屁眼也開始承受起第二根手指的侵入,她的呼吸不再平緩,開始變得沈重起來。
    “應該差不多了吧。”
    老頭抽出手指,將粗大的肉棒抵在公主毫無防備的小屁眼上。
    “公主殿下,老臣要進來了。”
    說著話,肉棒的前端緩緩插了進去,或許真是媚藥的奇效,公主的小屁眼很順利地被撐開,接受了香菇頭的進入,腸道 的嫩肉立刻擠壓起那入侵的半截陽根。
    “不虧是公主殿下,收縮力這麽強。”
    老頭深吸了壹口氣,努力屏住精關,半晌才籲了口氣。
    “好險,差點壹插進去就射了。”
    事不宜遲,他使勁挺腰壹送,粗大的肉棒便擠開肛肉,盡根沒入了柔嫩的腸道。
    稚嫩的小屁眼第壹次接受如此大的異物突入,緊窄的程度可想而知。
    “啊……太舒服了……公主殿下的屁股夾得好緊。”
    由慢逐漸變快的挺送著,約瑟夫禁不住老淚縱橫。
    “終于幹到了,幹到公主殿下的小屁股了。”
    老頭激動地呢喃著:“其實老臣,老臣早就想和公主做這樣或那樣的事情了。”
    熟睡中的少女自然不可能回應首席大臣的表白,但她的括約肌以及 面的嫩肉卻是壹次次緊縮著,將老頭的肉棒死死吸住,帶給他無以倫比的快樂。
    老頭發誓,這是他插過的最美麗的小屁股。
    很顯然,在這種美妙的快感中,他根本堅持不了多久,尤其是在公主的小屁股因爲異物插入的充實感而不安分地扭了扭後,最後快速聳動了壹陣,老頭全身開始哆嗦起來。
    “不行了……這樣下去的話……老臣……老臣……”
    撲赤撲赤聲中,再也忍不住的老頭將屁股緊緊頂住少女的小俏臀,壹股股充滿魔力的濃稠精漿射入公主的直腸深處,受到刺激的腸道內壁更是不斷收縮,榨取著老頭的每壹滴精華。
    “呼,差點就被吸成人幹了……”
    雲歇雨停,老頭累得頭昏眼花,畢竟年紀大了,這種男女間的動作戲讓他疲憊萬分。
    “公主殿下快要蘇醒過來了吧。”
    他想著,勉強撐起身子替少女套上睡衣,擦拭掉她溢出在菊蕾周圍的白色濁精,這才精疲力盡地壹屁股坐在地上。不多時,就聽見嘤咛壹聲,公主的眼睫毛微微動了動,她睜開了雙眼。
    “呼啊,睡得好飽。”
    納蘭櫻打著哈欠,伸了個懶腰。
    “公主殿下,妳終于醒來了啊。”
    “咦,約瑟夫爺爺,妳怎麽坐在地上?”
    這才發現老頭的櫻公主疑惑地問,後者壹陣苦笑。
    “老臣爲了喚醒公主,用盡了全身的魔力,現在是站也站不起來。”
    “是這樣啊,那約瑟夫爺爺就先坐著休息吧。”
    少女跳下床,忽然壹個跄踉。
    “屁股感覺怪怪的……”
    “公主殿下,來,先換上衣服。”老頭額頭上壹滴大大的冷汗滑下,急忙扯開話題。
    衣櫥 服裝雖然很多,卻基本都是需要有人服侍才能穿上的禮裙,挑來撿去,比較輕便的只有壹套侍女的裝束,也不知是哪個粗心的侍女放進衣櫥的。
    “也罷,先穿上再說。”
    納蘭櫻想著,脫下睡衣,穿起衣服。少女感覺其它都好,就是侍女的下身裝有點短,是條只夠恰恰遮住小屁股的超短裙。
    “咦,咱的小褲褲呢,約瑟夫爺爺,有看到咱的小褲褲嗎?”
    “老臣沒看見,公主殿下會不會睡前就沒有穿?”
    “也許是吧。”
    心虛的老頭當然不可能說實話,他總不能說現在在他兜中的粉紅色蕾絲小褲褲被拿來擦拭精液了,幸好迷糊的公主沒有追究下去,老頭悄悄籲了口氣,這下公主的小褲褲就可以安心成爲他的戰利品了。
    少女開始翻起抽屜,可怎麽找也沒找到備用的內褲。
    “侍女們太偷懶了,竟然沒準備多余的小褲褲。”
    沒有內褲可穿,公主糾結了壹小會,幹脆直接套上侍女短裙。
    “下面有點涼涼的,算了,就這樣吧。”
    穿戴整齊的少女在老頭面前旋轉了壹圈。
    “約瑟夫爺爺,這衣服怎麽樣?”
    “漂亮,簡直太適合公主殿下了。”
    老頭鼻血長流,就在公主旋轉的時候,侍女短裙的裙擺微微飄起,小半個白嫩屁股以及那稀疏的森林地帶都映入了他的視線。
    “對了,約瑟夫爺爺,妳來咱寢室有什麽事?”絲毫沒察覺自己已經走光的納蘭櫻問道。
    “哦,對了,是這樣,出大事了。”
    壹番來龍去脈的解釋,當然,壹些不該說的自然就被老頭故意省略了。  
    “原來老爺子死了啊……”
    公主壹臉嚴肅地沈思著,在首席大臣期待的眼神中,少女忽然捂住平坦的小腹。
    “咱的肚子餓得咕咕直叫了。”
    只要體內存有足夠的魔力,高等魔族就算不吃不喝幾十年也不會死,但饑餓的感覺卻還保留著,櫻公主現在就感覺非常餓,餓得很難受。
    “唉,那魔王陛下……”     
    “死就死了吧,現在還是餵飽咱的肚子比較重要。”
    沒心沒肺的魔界公主大大咧咧地說著,向門口走去。
    “約瑟夫爺爺,帶咱去正廳用餐。”
    “抱歉啊,公主。老臣體力不支站不起來,估計暫時是不能陪在公主身邊了。”
    “哦。”少女猶豫了壹下,然後露出堅定的眼神。
    “沒關系,那約瑟夫爺爺就在這休息吧,咱壹個人也沒問題的。”
    “對了,公主殿下,小心點,因爲失去了魔王陛下的約束,城堡 的魔物都開始不安分了。”
    壹只腳跨出門前,老頭善意地向納蘭櫻提醒,可惜,滿腦子只剩下美食的少女完全沒聽進去。

STAGE 1:月女神的正廳

    “嗯,接下來咱該往哪個方向走呢?”
    離開寢室筆直走到分岔口,公主開始泛起迷糊。她手指點著下颚,用她的小腦瓜冥思苦想,可惜回憶了半天也沒想起來,二十年歲月的流逝讓納蘭櫻忘記了自己家的結構,她迷路了。
    “算了,邊走邊找吧。”
    少女樂觀地選了個方向朝那邊走去,之所以選那條路,是因爲她靈敏的小鼻子聞到了壹股若有似無的淡淡香氣。
    “是蛋糕吧,壹定是蛋糕吧。”
    想到待會就能吃到那入口即化的軟綿綿蛋糕,納蘭櫻幸福地瞇起了雙眼。
    小鼻子嗅啊嗅啊,順著大理石的走廊向前行,公主很快就找到了蛋糕香味的來源,就在前方壹扇木門的後面。
    “甜甜軟軟的蛋糕啊,咱來了!嗚哇!”
    壹推門,沖進去的公主立刻撞上個壯碩的身軀,對方紋絲不動,嬌小的少女卻是被撞得壹屁股摔坐在地上。
    “誰,誰撞咱?”
    公主擡起臉,與湊上前的壹張豬頭面面相觑。
    納蘭櫻沒走錯路,順著香味走確實來到了正廳,不幸的是,正廳已經被壹群淫豬怪和地精占據了,因爲魔王的死,本被關在地牢 的這些豬頭怪物和綠皮小鬼全都溜了出來,並把魔城的正廳當成了自己的娛樂場所。
    “哈……哈……”
    和公主相撞的豬頭用充滿淫欲的豬眼睛瞪著她,喘著粗氣,肥厚的大嘴開始淌下成片成片的口水。而因爲先前的相撞,幾乎所有在正廳 打鬧嬉戲順便搞搞破壞的淫豬怪和地精都停下了手 的動作,將視線移向納蘭櫻。
    那些氣勢洶洶、毫無理智的眼神立刻把公主給嚇到了。
    “啊哈哈哈……妳們忙,咱就不打擾了。”少女幹笑了後退幾步,轉身就想溜,結果卻是腳壹滑,壹個前撲,以個羞人的姿勢趴倒在地,屁股撅得高高的。
    “誰丟的香蕉皮!”
    還沒來不及抗議,納蘭櫻忽然感覺有壹只大手撩起她的短裙,接著有個棒子樣的東西頂在她光溜溜的小屁股上。
    少女轉過頭,欲哭無淚:“咱就猜到會這樣。”
    地精且不說,淫豬怪壹向是以好色出名的,這些豬頭怪物尤其喜歡奸淫美少女,而自己送上門來的納蘭櫻公主壹向以高貴、神秘、俏麗的氣質融合在壹起爲賣點,即使用傾國傾城的美貌來形容也不爲過,精蟲上腦的淫豬怪又怎麽可能會放過她。
    納蘭櫻試圖爬起身,但立刻有兩個地精上來按住她兩只手,將她牢牢束縛,而身後的淫豬怪兩只大手緊緊摟住公主平坦結實的小腹,用他那猙獰的大肉棒拼命頂撞著少女的粉臀。
    少女可沒有忘記,單薄的侍女短裙 可是什麽都沒穿,她立刻慌了神。
    “住手!死豬,咱是妳們的公主!”
    然而少女的命令完全無效,早就失去理智的淫豬怪和地精才不會管妳是不是公主咧,狂亂的怪物們眼中只有女人,漂亮的女人。
    “放手啊!死豬!可惡的死肥豬!”
    少女還在斥罵著,淫豬怪的肉棒卻是已經找準了位置,壹挺腰,粗大的陽具就頂開兩片粉紅色的肉唇,蠻橫地插入了還十分幹澀的私處。
    “嗚!”
    悶哼壹聲,強烈的痛苦瞬間撕碎了少女的心靈。
    壹絲淡淡的鮮血從股間滑下,公主兩只眼睛睜得大大的,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處女地被占領的事實,她徒勞地扭動著屁股,試圖擺脫插進來的大肉棒,但已經進入身體 面的肉棒,又豈是幾下掙紮就能被擠出來的,不如說這樣的掙紮,只會讓奸淫著她的淫豬怪更爲愉悅。
    “進……進來了,第壹次竟然是給了死肥豬,嗚嗚……”
    納蘭櫻咬著下嘴唇,失去第壹次的巨大痛楚,讓少女淚如雨下,但她不知道,這種楚楚可憐的表情會讓淫豬怪亢奮不已,欲火焚身的豬頭開始熟練地聳動起腰部,大力抽插起來,這下公主剛破處的小穴可就倒了大黴,柔嫩的穴肉被不斷擠進翻出,劇烈的疼痛感從股間壹直傳遍到她的全身。
    “好疼……停下來,好疼啊……嗚嗚,不要,不要再插啦,要,要裂開了啦……”
    或許是對公主的悲鳴感到不耐煩,壹個瘦小的綠皮小鬼滴著口水,發出咯咯的怪笑蹦跳到她面前,還未等少女反應過來,地精的肉棒就破齒而入,將她的小嘴堵得嚴嚴實實。
    帶著惡臭的異物進入口腔,讓納蘭櫻的胃壹陣翻滾,但她卻只能在喉嚨 發出嗚嗚的啜泣聲。
    啪啪聲中,淫豬怪的肉棒不斷撞擊著納蘭櫻渾圓的小屁股,每壹次插送都深入到底,幼嫩的子宮頸與香菇頭不斷接吻著,讓少女抽搐不已,而地精頂進公主口中抽插的肉棒腥臭則是讓她感覺快要被熏暈過去。
    兩邊同時進行著快速的活塞運動,漸漸地,痛楚和快感交織在壹起,沖擊著少女的心靈,讓被夾攻的納蘭櫻感覺怪怪的。
    爲什麽……肚子好熱……麻麻的……
    突然,淫豬怪猛地壹挺腰,將肉棒緊緊頂住公主的小子宮,納蘭櫻猛地仰起頭,身體繃直,少女清楚地感覺到,壹波又壹波的精液正透過肉棒頂端的馬眼潮水般湧入她的體內,同時間,壹陣嗚咽,她含在嘴 已經到了臨界點的肉棒也在瞬間爆發了,咕噜咕噜聲中,黏腥腥的精液沖進她的喉嚨,讓小嘴剛獲得自由的女孩壹陣幹咳。
    再也無力支撐著下半身,少女癱軟在地板上。她眼神迷離,壹絲絲香津不自主地順著嘴角淌了下來,而雙腿間的肉縫 ,射入體內的濃白精液正緩緩流出。
    我的身體被玷汙了……
    她悲哀地想,卻沒注意到小怪物們的淫樂時間還沒結束。
    叽叽渣渣聲中,又壹個綠皮小鬼騎在了她酥軟的身上,有了先前淫豬怪的精液滋潤,少女的下體是無比潤滑,第二個地精的肉棒沒有任何阻礙就壹插到底。
    “啊,啊,又進來了。”
    少女連掙紮的力氣都失去了,她只能無奈地哀叫著,繼續以自己白嫩的小屁股迎接地精肉棒的撞擊,粉嫩的花瓣不斷張合,隨著肉棒的動作不時地被帶出少許白色的黏稠泡沫。
    “停下,停下,不要再插了!我快要,快要……””
    身體被侵占的感覺讓少女幾乎以爲自己要死了,納蘭櫻頭腦逐漸模糊,她開始地發出奇怪的聲音,少女腦中壹片空白,什麽也想不起來,身體卻是下意識地配合起抽插的動作,這樣的話痛楚就會少壹點,而從未感受過的快感卻會多壹些。
    這個時候,地精撲赤撲赤射精了。
    “好燙……滿滿地又射進來了……”
    綠皮小鬼個子雖然矮小,陽根卻不比淫豬怪小多少,射出的精液量更是不少,大股大股的白濁液體灌滿了少女的小子宮,讓女孩快樂地翻起了白眼,雖然用快樂來形容被淩辱的公主似乎不太妥當,但此時的納蘭櫻卻是第壹次真正意義上迎接了自己的高潮。
    噩夢依然是進行時,接著,第叁根肉棒又迫不及待地插了進來。
    壹輪侵犯結束,就是又壹輪侵犯,就這樣,每當壹根肉棒射完精退出去,就立刻會有蓄勢待發的肉棒填補進來,可憐的公主被怪物們操得嬌喘連連,大量的淫液順著雙腿之間不斷溢下,而她本人其實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的狀態。
    太陽落下,又悄悄升起,壹整夜就這麽過去了。
    究竟多少次高潮了呢,女孩迷茫地回想著。
    公主已經記不清有多少淫豬怪和地精奸淫過她的身體了。估計全都上過了吧,有的還上了不止壹兩次,女孩美麗的身體上布滿了濕痕和淫液,下半身狼藉不堪,看上去淒慘無比。
    “不要了……不要再灌了……肚子 漲漲的……”
    原本明亮可愛的雙眼空洞無神,少女只是無助地呢喃著,現在的公主恐怕連自己在哪、以及自己是誰都快要記不起來了,她小小幼嫩的子宮 灌滿了怪物們濃濃的精液,已經再也容納不了更多,只要壹插入嫩穴,滿滿的精液就會從 面四散飛濺出來。
    即使這樣,還是有淫豬怪從後面托起女孩高翹的臀部,把著小孩撒尿的姿勢,無止境地進行著壹上壹下的活塞運動,而公主只是垂著頭,雙眸微閉,無力地任由淫豬怪躏辱。
    突然,壹個帶著皮制拳套的手臂勒住了淫豬怪的粗脖子,微微壹用力,豬頭的脖子就被扭斷。
    “抱歉,公主殿下,在下來晚了。”
    接住搖搖欲墜的納蘭櫻的身子,小心翼翼地平放在地上,闖入者沖正壹個個從地上爬起的怪物們厲喝。
    “侮辱公主殿下的罪,就算妳們死壹百次也還不了,接受審判吧!”
    或許是身爲魔物的直覺,淫豬怪和地精們立刻知道眼前這個人不怎麽好惹,怪物們哇得壹聲四散而逃,還沒打就已經潰敗了,但奇怪的是,很多淫豬怪和地精跑了幾步就開始喘氣,腿也開始發軟,玩弄了魔界公主壹整個晚上,這些怪物們忽然發現自己全身的力氣都消失殆盡了。
    納蘭櫻畢竟是高等魔族的壹員,就算手無縛雞之力,她也有屬于自己的特殊能力。在淫豬怪和地精們奸淫著公主的同時,她的嫩穴也在壹收壹縮、不斷榨取著它們的精力,當然,公主是不知道自己有這個能力的,如果不是陷入半昏迷狀態,恐怕她這個能力還不會自己發動起來。
    脫力的敵人就是砧板上的肉,壹面倒的屠殺過後,闖入者焦急地跑到櫻公主身邊,蹲下身攙起她。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呼喚聲中,女孩的神智似乎恢複了些清明,她睜開失神的雙眼,看向抱住她的馬尾少女。
    “是凜嗎?”
    “正是在下。”櫻公主的直屬近衛隊長白泉凜回答道,充滿英氣的臉上布滿了憂心的神色。,
    這位與櫻公主差不多年紀的馬尾少女雖然是個大美人,卻時常喜歡以男性自稱,而且修習的也是男性才會學的硬派格鬥術,她的實力很強,至少絕不是淫豬怪和地精這類魔物所能抵擋。
    “對不起,凜,咱好像又犯錯了……”
    “這不是公主的錯,請公主殿下不要自責,要怪就怪在下不能及時趕到,請公主責罰。”
    納蘭櫻搖搖頭:“妳都把咱救出來了,咱怎麽可能會怪妳。”
    “公主殿下,還站得起來嗎,來,在下扶著妳。”
    “不要緊,應該沒事。”
    這個時候,納蘭櫻從魔物身上吸取到的精氣就發揮了作用,疑惑的少女忽然發現,飽受了壹晚上的蹂躏後,她竟然還能在凜的攙扶下走幾步路,體內的魔力也莫名其妙地有所增加,唯壹不舒服的地方就是雙股間仍比較疼。萬幸的是,侍女服雖然沾上了不少白色精液,卻壹點都沒有破損,在納蘭櫻施展了壹個簡單的清潔法術後就立刻回複了原來幹凈整潔的模樣,畢竟是魔界公主,幾手輔助類的基本法術還是會的。
    “如果在下記得沒錯,浴場就在附近,公主殿下要不要先去把身上黏糊糊的東西清潔幹凈?”凜關心地對納蘭櫻說道。
    “可是咱肚子好餓啊。”
    壹想到折騰了這麽久卻還是壹口食物都沒吃上,公主感覺自己的小肚子越加難受了。
    “乖啦,先去洗個澡,洗完了在下給妳做豪華大餐。”
    “那好吧,妳說話要算數哦。”
    “在下以魔神沙羅之名保證。”
    凜像哄小孩壹樣哄著櫻公主,從小和公主壹起長大的馬尾少女對納蘭櫻的撒嬌已是習以爲常,雖然公主已經快接近成年,但在魔王陛下的溺愛下,她的心 年齡卻仿佛仍停留在孩童的階段。
    得到滿意答複的公主無邪地笑了起來,于是兩人向附近的浴場行去。

欧美伊人久久综合